每天诗词猎奇,关注读书狗子!

《沁园春》这个词牌与宋词其他令词、慢词差别很大,其中大多为四言句,中间穿插三言、六言、七言、八言,长短相间,参差错落,节奏短促,极为适合以赋体入词。也正因此,《沁园春》相比其他词牌而言更为难以驾驭。

节奏短促铿锵,词调沉郁奔放,语言铺排有势,这样的特点就决定了《沁园春》更为适合不拘泥呆滞的豪放派填词。现存的宋词中,几乎所有的《沁园春》都是南宋豪放派词人所填,辛弃疾有九首《沁园春》,刘克庄有二十五首、陈人杰有三十一首等等。而婉约派词宗柳永、李清照、周邦彦、姜夔等人无一人填制此词。

纵观观古今所有《沁园春》词,绝大多数都是豪放派风格,最为经典的莫过于近代伟人所作的《沁园春·雪》和《沁园春·长沙》,语气豪壮而境界高远,读来激昂振奋酣畅无比。

今天狗子向大家介绍的则是史上最早的一首《沁园春》,苏东坡“以诗法入词”的经典之作:

沁园春·赴密州早行马上怀子由

北宋·苏轼

孤馆灯青,野店鸡号,旅枕梦残。渐月华收练,晨霜耿耿;云山摛锦,朝露漙漙。世路无穷,劳生有限,似此区区长鲜欢。微吟罢,凭征鞍无语,往事千端。

当时共客长安,似二陆初来俱少年。有笔头千字,胸中万卷;致君尧舜,此事何难?用舍由时,行藏在我,袖手何妨闲处看。身长健,但优游卒岁,且斗尊前。

这首词是苏东坡从杭州迁往密州任知府时途中所作,密州位于今山东诸城,而当时苏东坡的弟弟苏辙正在齐州,也就是现在的山东济南任职。兄弟二人虽相距益近,即将相见。回思昔日兄弟二人共同的政治抱负,感慨而今,写下这首颇为“牢骚”的《沁园春》。

词中上阕起句至“朝露漙漙”句俱为写景,描绘出一幅旅途早行的景色。晨霜朝露、月光山色,别有一番景象。策马早行,苏东坡一笔转入感慨:“路无穷,劳生有限,似此区区长鲜欢”。行程无尽而人生有涯,难得欢愉!进而引出“往事千端”的沉思。

下阕便直接带入沉思往事的情景:当时共客长安,似二陆初来俱少年!当年兄弟二苏一如古时陆云陆机兄弟入洛阳一般,少年负才,壮志踌躇!有“笔头千字,胸中万卷”的才华策略,也有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远大理想。一句“此事何难?”的反问足见兄弟二人少年壮志,何等的信心满怀。

然而紧接着却再次一转从往事回到现实,词人未说从少年到如今兄弟二人经历了什么,而是直接道出如今面对政治的态度:用舍由时,行藏在我,袖手何妨闲处看!少年的壮志与自信已然变成了如今的看取时势和淡然面对。可见经历弥多,兄弟二人也是碰壁不少。

最后一句,紧承“袖手何妨闲处看”而来:只求兄弟二人能身体长健,悠然到老,把酒相对,聊以宽慰!由景入情,由情入议,由今入昔,再由昔比今,铺张排比,如诗如文。整首词都直抒胸臆,道出了苏东坡半生政治遭遇的不幸和壮志难酬的苦闷心情,牢骚之语,终归是落寞!

苏东坡的这首《沁园春》虽尚未有南宋豪放派的排山倒海之势,但以诗句之法入词,铺排议论,驾驭娴熟,正合其以诗入词、无事无物不可入词的填词主张。这首《沁园春》也成为该词牌的正体之作,为后世典范!

每天诗词猎奇,关注读书狗子!

首页滚动